little_miss

包子⑨:

11.3【JK】

【出镜】@米娜-ish

【摄影】人太多不一一写了。。。

总之当时好热闹好欢乐233

另外我觉得自己已经没药救了,广角都要弄成小清新OTL

超高校级的软爷:

战国无双3 石田三成 CN 软爷 摄影后期:七味zoe 协力:熊爷

ED:

ZONE-00

【冲野真夜子 cn 维达】

【千两 cn 阿菊】

【PHOTO 无主贝刃】  

【THX 调皮小悟】  

 


Silence 马:

摄影的乐趣,不光是记录,更是再创造。

They photograph the world the way it is, 

I photograph the world the way I would like it to be.

坚守我的初衷——随心,随行。

不舍昼夜:

——#四月は君の嘘#——【预告】

或许前路永夜,即便如此我也要前进,因为星光即使微弱也会为我照亮前途

有马公生@Tamashi晓魂 

宫园薰@淺羽薰w 

摄影感谢@无限-夏顿@有马晓魂 @宫园薰 

协力@TRN_第七基館主任

对君嘘的感情实在太复杂了,应该说是有太多槽点想吐了,首战那日拍的是傻白甜的二人拍完当晚得知作者给薰发了便当。。当下那个心情简直难以言喻。。。我和小薰当场决定二战君嘘虐梗,,满脑子的虐,想拍虐,想一遍骂着作者一边拍,但是由于一些巧合第二次的内景一直波折不断总算在过年抽出时间来一发,关于君嘘还有很多内容想拍,真的很喜欢这部作品,本身音乐文艺番这个设定就非常戳我,再加上画面和音乐精良,希望动画能有转折给我们一个HE

殺し屋777:

-150409- デュラララ!!

静雄→oye

摄影感谢→钢琴兔

努力凑了个9张然而想起来这并不是WB【。

戴上墨镜就不能P眉毛了。瞬间从狂怒变成了憨厚。一直脱脱戴戴片子里墨镜都是忽隐忽现好难过_(:з」∠)_尽管面善的我并不适合出静静但还是想出出出!期待能圆满静临!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28(上)

冰之境界:

#28 真凶


循环播放的录音搅浑了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的空气,禾生壤宗正在思考,不,是正在运作,用那247颗罪人的脑。


“槙岛圣护……免罪体质……药……老师……”


这几个关键词深深夯进了全知全能的神经中枢,为所向披靡的“脑”带来了困惑、谜题,以及兴奋剂。


这些盲点的存在犹如无形的大手剧烈动摇着整个社会的根基,然而和数以万计人类的幸福比起来,禾生壤宗却在积极考虑着另一件事——


系统,很饥渴。


西比拉系统,从其本身的成长角度出发,实际上现阶段只不过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


它,需要食物。


仿佛隐藏在Nona Tower地下20层的东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装置,而是一张血盆大口,正甩着饕餮之舌等候进餐。


寻找、吞噬、吸收、消化——


这是西比拉系统进化的方式,以人类这种生物自身为养料。


说穿了,大部分人类正被幻化成怪物的人类统治着,而幻化成怪物的人类则被少数人类饲养着。


而此时,怪物梦寐以求的美食出现了——


真正的免罪体质者——


正迫不及待地呼唤它那永远都填不饱的胃袋。


 


“犯罪系数216么,只是潜在犯……而已?”


宜野座的眉头拧成了一根麻花,而另一边被paralyzer击中的长谷川涉只是暂时性昏厥。


“真是遗憾啊……”


摆弄着没尝到鲜血滋味的剃刀,槙岛的脸上的的确确是遗憾的表情。


然后,他被狡啮和宜野座同时瞪了一眼。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让我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被排挤。”


闻言,狡啮讥笑道:“你早该习惯了吧?从你出生起不就一直被西比拉排挤么,因为免罪体质。”


“呵……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话音消失的瞬间,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像一只扑腾着翅膀的白鸽掠过脑海,槙岛身体晃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扶了扶额头,平静的面庞唰地一下像失血过多的病人,白的可怕。


“喂,你没事吧?”


见槙岛脸色不对劲,狡啮不由得伸手搂住了槙岛纤细却结实的腰。


心中泛起自责,他刚刚那句话不过是个玩笑,没成想竟引起槙岛如此异常的反应。


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你的错……”


垂下的银白刘海遮住了向来明亮如宝石的金瞳,狡啮见槙岛欲言又止便不再多问,只是,那张藏住了真实表情的脸,刺疼了他的心。


“狡啮先生,这次多谢你了。”


循声抬头,他看到朱正在向他道谢。


“又被监视官道谢了呢,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是执行官了。”


视线轻移,落到了旁边的宜野座身上,狡啮看到宜野座正在检查陷入昏迷的长谷川涉的睡衣口袋。


“小心点,这家伙可很危险,虽然Dominator判定的犯罪系数只有216,但实际上这家伙的危险指数绝对超过300了。”


“你是说……那个药吗?”


用力一点头,狡啮给宜野座的答复没有一丝迟疑。


将长谷川涉浑身上下翻了个遍,站起身来的宜野座摇摇头。


“什么都没有,看来这家伙并没有随身携带那种药。”


“别墅里呢?”


“刚刚问过六合冢了,没有。”


“是么……”


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狡啮的黑瞳里渐渐的,燃起了熊熊烈火,那是根本扑不灭的,杀意。


那个“老师”……


牙齿紧咬,像是要把未说出口的这个名称碾碎。


“啊,宜野座先生!”


突然,朱的惊呼响起,狡啮、槙岛以及宜野座三人一齐扭头,看到的是本该昏厥的男人踉跄的身影。


“长谷川涉!”


“paralyzer没用么!”


宜野座当机立断举起Dominator对准光着脚全力逃跑的长谷川涉,那晃晃悠悠的背影有些不好瞄准。


“犯罪系数……”


“哥哥、哥哥……”


颤抖的身体在奔跑,颤抖的双唇在呼唤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


“653,执行模式lethal eliminator……”


“哥哥……哥哥……哥哥……”


废弃的地下停车场,废弃的地下游乐场,无论这里曾经被冠以什么响当当的名号,现在都只是废弃的地下。


地下,没有光。


然而,逃命中的长谷川涉却切切实实看到了,漂亮的,能够拯救人心灵的,好像地球的颜色的——


光。


“请慎重瞄准……”


“哥……哥……”


“……消灭目标。”


砰!


漂亮的能够拯救人心灵的地球蓝再度被黑暗替代——


光,消失了。


 


“你的委托我确实已经达成了呢!”


听到移动终端那头的男人用不含一丝感情却仿佛是在笑的声音如是说,长谷川晴的脸上露出大功告成的安心神色。


时隔许久,他再次穿上符合他身份的燕尾服,依旧是那么合身。系好领带,将小兔子胸针别在前襟上,他在干净的全身镜前照了照。


镜子中的这张脸,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拥有了。


曾经和他分享容颜的那个人,这个世界上,哪里都不存在。


 


血——


长谷川涉变成了一滩鲜艳的液体,触目惊心。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犯罪系数居然高到653……”


朱将Dominator抱在胸口,一脸惊魂未定。


“从免罪体质到低于300,再到最后的严重超标么……”


狡啮咂咂嘴,从大衣口袋里翻出一包烟,然而,里面已经一根烟都没剩下了。


“啊,真是的!”


将空烟盒捏扁,狡啮觉得没有尼古丁的解救,他胸腔里的这份烦躁就难以排遣。


“想抽?”


正在这时,一根烟突然递到眼前,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你……怎么会有……”


手持香烟的男人是在狡啮看来最和香烟无缘的类型——


槙岛圣护——


比起烟,更适合拿着书。


接过烟点燃,狡啮一边吞吐烟圈一边想,这根烟该不会是槙岛特意为他准备的吧?因为,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其他令槙岛带着烟的理由。


“看来你终于明白我是个很体贴的人了。”


“想用一根烟收买我你不觉得太便宜了?”


笑而不语,正在对视的两人仿佛是在用眼神进行交流。


“那个……”


就在这时,传来了朱犹犹豫豫的声音。


“请问,二位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Fan✥Fan:

-向日葵人像-


出鏡:白晓mayaki


完全不知道用點什麼文字來修飾這篇圖

最開始想到的【秋遊時在路上撿到了蘆葦】也否決掉了(那你還說出來

哈哈哈哈哈


原本是打算陪白白去拍彼岸花的

誰知到那都已經謝的7788了


後來去拍向日葵的路上 撿到了別人折的蘆葦

我跟白白說 撿上吧!

還好當時撿了  為之後的拍攝增添了不少樂趣


蘆葦不會像蒲公英那樣自己飄出來

拍攝的時候我喊一二三抖!

白白就抖啊抖 然後就會飛出來很多種子(?) 

在逆光下特別好看QAQ



接下來就期待植物園紅葉黃葉的季節啦!